侯莹觉得:《色线》更像是观念艺术品:“当这个舞美装置一出现

  • 时间:

【圣地亚哥实施宵禁】

舞美:視覺裝置讓觀眾脫離現實創作《色線》的過程中,很多想法被侯瑩一一刪除,最終只剩下舞臺上“千絲萬線”的舞美裝置,這個裝置其實在她腦海裡放了很多年:“我過去不喜歡舞臺上有任何東西,喜歡非常空曠的空間,然後用我的身體來構造這個空間,但《色線》是完全不一樣的方式。這次有裝置,還運用了多媒體的語言去表達我的觀念,當這些元素加入之後,《色線》其實就不是純舞蹈了,更像是視覺藝術。其實所有東西你看似要說得很多,但要表達的很簡單。”

《色線》劇照。受訪者供圖舞蹈家侯瑩的多媒體現代舞作品《色線》將於11月2日在北京新清華學堂首演。2017年《色線》首演於上海國際藝術節,先後受邀於2018年杭州國際舞蹈節、2018年廣東現代舞周等多座城市巡演。2019年,《色線》入選10月上海國際藝術節“走出去”代表項目,即將完成該作品在北京的首演。

侯瑩覺得藝術應該把創作者從現實抽離出來,抽離到希望去探討、追求的精神層面,這是藝術的本質:“舞蹈只是一個表現的載體,而所有你背後的語言和思想,你想傳達的理念和精神都通過這個載體去表達,這是當代藝術該有的樣子。”侯瑩坦言,可能《色線》並非在一種幸福與平和的狀態下創作出來的,它經過了自己的思考、困惑、不解和反抗:“《色線》是一個精神層面的作品,觀眾看上去不會跟自己的現實直接掛鉤,但藝術就是要上升到一個境界,去探討一個我們彼此共通的東西。”

演到現在,侯瑩仍然對這部作品沒有“百分之百滿意”,“現在基本上達到了之前想要的標準,但基本標準之外還有能超出的餘地。身為藝術家總會期待自己的作品有一些東西超出自己的想象,否則創作就只能是經驗的疊加。我還在等待超出標準的那部分。”(記者 劉臻)

《色線》通過影像、舞美、肢体語言試圖探尋個人與社會、需求與獲得、膨脹的欲望與真實中的虛幻,展示人豐富的內心世界。侯瑩親自執導多媒體概念視頻,並特邀美國杜克大學音樂家Randall LOVE加入,從視覺到聲效進行精心策劃。新京報專訪旅美舞蹈藝術家,侯瑩舞蹈劇場藝術總監侯瑩,聽她創作《色線》的幕後和主題。

侯瑩覺得《色線》更像是觀念藝術品:“當這個舞美裝置一齣現,給觀眾帶來的視覺感受就已完全不是一種現實的狀態,像是在另外一個宇宙。其實《色線》表達的也不是現實中我讓你看到的,其實它更多回歸到人的精神層面。”侯瑩解釋說,當觀眾看到這個帶有舞美裝置的空間時,會感覺被壓迫,但她通過視覺和舞美裝置升起改變了整個空間,還會運用剪影和光影的設計,但不是舞臺上的照明,讓整體空間產生一種夢幻的情景,“這才是藝術應該產生的現象。”

主題:回國後對生活精神的升華在侯瑩看來,《色線》這部作品非常的當下,是她回國以後在中國創作的作品,所以創作作品的感受來自於她生活的土地,國家,時刻與人群。在決定創作《色線》之前,侯瑩說自己“篩選”了兩年,最初她想把另外一個作品《介》復排,這個作品表達的是她很深刻的對人性的思考。當侯瑩和演員做了將近三周多的工作坊後,最終還是放棄了《介》:“當決定放棄的時候,我還是挺痛苦的,但當我想到要做新作品的時候,反而有了一種驚喜,因為我可以想當下,有些久違的思考慢慢又回到我的感受當中。我當時為《色線》設計了很多不同的場面,做了20多套方案,當時一心想做當代的形式。”

改變:每場會根據舞臺空間做調整《色線》首演於兩年前,侯瑩從開始創排到現在,每場演出都會做出針對性的調整和改變,雖然這部作品最初排了半年的時間,但最後一部分是在首演前三天形成:“《色線》舞臺感太強,尤其作品里包含了舞美裝置與多媒體影像,要將它們分分秒秒銜接得很緊湊,不在舞臺上是排不出來的。這次在北京我可能還會有一點調整,因為舞臺空間一直在變,對於作品而言肯定會有影響。”

军运会奖牌榜第一巴黎奥运会会徽圣地亚哥实施宵禁双子杀手全球票房金球奖候选人名单高云翔案庭审启动邓亚萍专访朱婷日本福岛剧毒泄露70城房价出炉圣地亚哥实施宵禁台湾发现禽流感咏春大师74秒被KO军运会奖牌榜第一赵忠祥回应卖字画黄晓明回应中餐厅王宝强现身机场三亚人才购房新政LadyGaga宣布分手70城房价出炉互联网大会蓝皮书军运会高颜值应援军运会开幕式互联网大会蓝皮书王菲现李亚鹏住所日本福岛剧毒泄露举报贪污后被刑拘李小璐带甜馨外出小学生偷开奥迪台湾发现禽流感波音隐瞒问题